有钱少爷和GV男优的故事

“啊……啊……别……疼”

听到身下的喘息声终于掺入了些哭腔,阿武得意地低下头,看到那细长的眼睛眯开条缝,水汪汪的,衬着发红的眼角,泪水都变成了粉红色,可怜兮兮的瞅着他。阿武的心立刻软下来,臀部的动作也开始放缓,一下一下地,深深顶进去,手不由自主地抚上身下人红润的前端,合着润滑剂上上下下的揉搓起来。

细长的眼睛满足地闭上,一边呻吟着一边把脸埋进枕头里,好像现在的快乐与身上那个男人完全无关。阿武又恼起来,这个男人尽管被自己操着,却总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就好像一根会走路的硅胶棒。他猛地往前一撞,把男人抵在床头板上,大操大干起来。男人惊得一下睁开眼睛,看见阿武发狠的样子,所有斥责的话都被狂乱的撞击颠得七零八落,听起来反而像舒爽到极点的胡乱呻吟。男人不甘地挣扎着,但由于双手被缚,两条大腿又被阿武钳住,动弹不得,只好胡乱扭动着腰,不想承受那么凶猛的撞击。

阿武看他一副痛苦迷乱又厌恶的表情,心里的虐待欲膨胀,想着他每次来对自己的冷淡和鄙视。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现在这副骚样呢。快速地前后移动,每次都是全根进出,听着肉与肉之间拍打的声音,混合着摩擦的咯吱咯吱声,看着男人痛苦不甘的表情。阿武终于敌不过肉壁乱无章法的收缩积压,一泻如注。他无法自持地倒在男人身上,深深地嗅着他身上的汗味、腥臊味,觉得很满足,自己又一次把这个男人干得汁液四溅。

“起来,滚一边去。”身下的男人仍然红着眼睛,水汪汪的眼珠子里满是厌恶。阿武盯着他红润微翘的嘴唇,恨不得把自己仍然湿淋淋的家伙塞进去,免得再吐出更多让他恼火的话。

“阿武,起来了,别压着了音少。”导演的话打断了阿武的遐思。他翻了个身,看着两个工作人员上来,扶着那个叫音少的男人起来,还有总是跟在音少身边的那个阴沉助理,拿着一块湿毛巾,擦拭着音少一片狼藉的下身。

“这次拍得好,音少,特别是最后,做的声音很大,而且演员双方都很投入。”导演谄媚地凑上来,“阿武这次也是格外的卖力,音少应该能感觉出来。”

“这个男人,”音少看都不看阿武,只闭着眼睛让工作人员扛着腿,前后清理着下身,“下次别来做了,不懂规矩。”

“这……”其实导演也能看出来,阿武最后几下,怕是干得凶了,惹恼了音少。

“还有这次的盘,给你们钱总看看,如果可以了呢就发行吧,别拍了那么多次,浪费了片子赚不回来。”

“这……行……没问题,只要钱总答应,这片子肯定大卖。”

等那男人被伺候干净,出了房间,才有工作人员上前递给阿武纸巾和衣服,一起开着关于音少的下流玩笑。

“干得好,阿武,那小兔爷的屁股估计都被你干出血了,才说下次不要你做。”

“可不是,要是次次都这样,以后屁x松了,随时随地漏屎,可怎么当少爷。”

“那不,人家当少爷跟漏屎有什么关系,反正有钱,多买几根***,随时随地插着。”

“那少说也得找比阿武大的。”

阿武笑嘻嘻的,心里确实有些成就感,以前从音少那受的那些闷气疏解了不少。

“你说,有钱人是不是钱一多就容易心理变态。这个音少,有那么多钱,泡什么美女泡不到,还搞男人。搞就搞吧,还要当下面的那个,还要拍成片子拿出去卖,疯了都。”

“可不是吗,听说他跟我们大老板关系好,大老板特意给他挑的班子。阿武也是特意挑的。怎么样,阿武,干得爽吗?”

“爽不爽,下次你来干就知道了。”阿武不想和他们多说,穿好衣服,走出门,正好看到音少和他的助理从另一间休息室出来,从他身边走过,没有一丝眼神的停留,只有淡淡牛奶沐浴露的味道,有些腥味的温暖,让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音少,第一次把他插射的样子。
初见刘梵音,阿武就很有感觉,尽管入行才1年,已经拍过不少片子,干过的男孩子形形色色。对,他干得几乎都只能算得上是男孩子。有青涩的光插一根手指就哀哀地叫起来,也有老练地屁股中的小菊花都开始枯萎,十分松软。刘梵音这型的倒是初次遇见。粉白色的娃娃脸,柔软的栗色头发微微卷曲着,淡粉色的嘴唇微微撅起,如果配上双大眼睛,俨然一个上品美少年。但很可惜,他的眼睛很小,细长的单眼皮,有点肿,盖住大半眼珠子,显得整个人十分萎靡。

他半躺在沙发上,倚在钱总的怀里。钱总的全名叫钱怀民,听起来挺正派的名字,但做得生意不怎么正,除了他们这个专门拍gv的摄影公司,还有其它的夜总会、酒吧、俱乐部等,几乎都和男色相关。大家都传说因为钱总自己本身就是个只喜欢男人的人。

钱总拍拍他的脸,柔柔地说“音音,起来看看,这是按照你的要求找的。”刘梵音的眼皮子动了动,看到阿武,愣了一下,站起来走到他面前。阿武发现刘梵音的个子其实很高,比自己稍微矮点,估计也有180左右,和那张娃娃脸完全不搭调,但是他身上隐隐传来阵类似牛奶的味道,暖暖的腥味,让他有种冲动,想把眼前这个纤细的身体勒在怀中,狠狠地操。可能是看出他眼中的淫欲,刘梵音露出嫌弃的表情,扭头冷冷的说“我说过要眉毛上有疤的,这人不行,他没有。”

钱总苦笑着安慰他“音音,你知道,我不行的。这个人有分寸,我找的我知道。”

刘梵音瞪着钱总,半晌不说话,又看了眼阿武,终于同意说“好啊,反正是你找得么,你放心就好。”

钱总见他答应了,高兴地上前搂住他,一边挥手示意候在边上的导演把阿武带走,一边温柔劝着“宝贝,什么都按你说的办了,可别再闹了,啊?”

“明天就拍。”走出门前,阿武听到那略显阴郁的男低音。明天?明天就可以操他么?

出了门,阿武迫不及待地向导演打听起来。导演却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说这个男人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跟钱总的关系匪浅,两人可能是爱人关系。但不知道为什么要找其它男人操自己,还要拍成片子。钱总竟也舍得,亲自帮他挑对手演员。

“不过,”导演诡异的朝阿武笑了笑,“你没发现么,其实你跟钱总挺像的,虽然圆头圆脑,但很爷们。而且那小子刚才还说要眉毛上有疤的。钱总那疤可不在那晃着么?他们俩肯定是那关系。”

阿武抖了一下“导演,您别。就钱总那肥脑瓜子。我觉得我还挺帅的,不至于吧。再说,钱总那么大年纪了,少说4、50了吧,那男人那么年轻,要是有钱的话,至于跟这老头子谈恋爱?别是钱总包养的小兔子吧”

导演摇摇头,“钱总哪有那么大,也才三十多。不管那小子是不是有钱人家的,反正跟钱总关系好着,咱们就的好好伺候着。你呢,这两天好好休息,别乱找什么小子姑娘的,保存体力,知道么?”

《有钱少爷和GV男优的故事》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