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激情Gay故事: 帅哥的野外炮战

网络世界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但真诚之人很容易日久生情,网友间有了见面欲望,是走向真实的第一步,见面后彼此有做爱倾向,则是走出的第二步。男孩本色“文学地带”的写手以文会友,天天上网聊出了感情的四大帅哥海海、一兵、王维和昆虫相约而定:今年夏天的休假季节在深圳见面。四人经过讨论一致认为,相互见面后一定要在野外做爱,理想地点是山林湖畔、海滨沙滩或山涧小溪。四条汉子都从未尝试过野外炮战,没有的经历就值得追求。
《strong》荔湖泛舟 激情荡漾《/strong》
海海从沈阳起飞的班机比一兵从大连起飞的晚十分钟到达,守候在宝安机场出口处的王维和昆虫顺利接到了两人。进入王维崭新的奥迪A6型轿车,风驰电掣地向罗湖区驶区。一兵安置在沿河南路,下榻昆虫的独家别墅。海海与王维同住横岗。行车途中四人除了互相问候之外没有多余的话,甚至没有网上回帖那么热烈。很明显,心里都在编织性幻想,那是欧美和平组织和绿党倡导的一种回归原始,贴近自然的做爱方式。
礼节性的见面和友好相处两天之后,王维陪海海来到黄昏中的荔枝公园,在荔湖棕榈岸边,两人踩着满地的鹅卵石,租了一条小小的双人游船向湖心划去。四周远离游人,海海首先脱光了自己,然后帮着王维轻轻地褪下衣衫和内裤。解脱一切束缚,裸露各自强健的躯体。徐徐的微风吹来,为浅蓝色的湖水吹拂出一片金光闪闪的涟漪。王维指着公园之外的一栋高楼说,那就是“新闻大厦”,男孩本色网站里有篇“深圳兄弟情”的文章,描写你和一兵发生一夜情的地方。
全裸的王维躺在小船上,把一只脚浸泡在水中,随湖水一摇一晃的荡漾,斜躺的三角腰倒挂船舷,极富挑逗性。雕塑般的造型魅力四射,如同一幅摆照的摄影作品。海海的丝丝欲望迅速升腾,心急火燎地在心中燃烧。他情不自禁地摸了几下维维昂然挺立的鸡鸡。一向反应迅速的维维抓住了海海的阴茎轻轻套弄,网上的挑逗终于变成了现实。两人感受着对方相通的默契,血脉喷张,心跳加速地紧紧倚偎一起。
紫红的晚霞洒在小船和金色的裸体上,荔湖四周挺拔的棕榈与深南路、红荔路高耸的楼群相得益彰,庄严与起伏展现出雄壮的凝固音乐感。两人欣赏着远近的美景,悉心体验身边网友的性感和肉感。各自的马眼里冒出了透明的液珠。海海主动插入了维维的口腔,然后一口叼住维维的家伙。两人都急切吸舔对方。海海用力过大,王维老毛病重犯,象网上一样骂起来,臭海贱海!你干鸡鸡毛,你要把俺吸垮啦!海海笑了笑没有还击。然后深情继续吸舔,小船也随着晃晃荡荡。两人没有过份用力,否则小船太斜可能进水。舔累了都想歇会,以便积蓄力量玩下一波。
王维仔细观察搂在怀中的男人。他真的就是网上和自己三天两头对骂调情的海海吗?这个典型的东北帅哥有着修长的身材,一米八的身高,新潮的刺猬型短发向上竖起,匀称的五官轮廓分明,柔和的脸庞在暮色中发出淡淡的光辉。他有种凛凛之威的气质,让人产生终生拥有的希望。王维知道这个男人是最合自己胃口的类别,自己在深圳至少和五十个以上号称是帅哥靓仔的网友见过面,没有一个比得上眼前的海海。
王维这些天的言谈举止和为人处事与网上有着相同和不同的特性,他即有北方人的侠义与豪爽,又有南方人的机灵和周到。他天生具有凌厉霸气的性格,眼里常有灼热独断的光芒而目空一切。他的咒骂通常带有相反的意义,是一种妄图压到喜欢的男人,征服对方的信号。海海亲了他一口,双手楼住他的头,又细细地打量了好一会儿叹气道:“维维,你比视频上的照片要好看!只可惜沈阳和深圳离得太远,我们无法常在一起。”
湖上的微风抚摩着两人裸体,细细的汗毛在风中颤栗,两人的阴茎又傲然挺立。风儿吹过阴毛,如细细的茅草摇曳,仿佛是对方温柔的大手在轻轻抚动。两人又紧搂一起,升腾的欲望奔涌而来,互相缓缓地撸动。动作越来越大后使小船荡漾摇晃,极其浪漫催情。海海浪叫起来:“好爽好刺激。维维你明年到东北来看我,我要带你去本溪水洞玩,要和你在长满石笋石柱石鸡鸡的乳洞里做爱。”
两人终于同时到达了高潮,紧紧抱住对方的躯体,王维也疯了一样叫起来:海海,你是我的,我明年肯定去东北看你,每一年中有一个月,你只属于我。他呢喃乱语,不停抓咬海海肩膀胸肌。小船轻轻一斜晃,两人都掉入湖水中,借机戏水游泳。手扶小船弦,慢慢游回湖边,然后穿上衣服,登岸还船。
《strong》车上作爱 刺激万分《/strong》
一兵在北海舰队某部服役,不久前升为二副,一到深圳的当天,就要求昆虫带他去参观苏联航空母舰。一兵怀着极大的兴趣,拍了一百多张数码照片。在航母餐厅享受了俄罗斯风味的大餐之后,昆虫开车,带着一兵漫无目的地沿着海边兜风。坐在旁边的一兵身着海军礼服,英俊潇洒,晚餐的啤酒上脸后红光满面。迷人的微笑点燃了昆虫的欲火。他太年轻,性欲过份强烈而克制力有限,开车间左手扶方向盘,右手伸向一兵的拉链门。一兵也会开车,立即察觉这样开车可能导致不安全的后果。他把昆虫的右手辅回方向盘,看穿他的心思缓缓而言:“小虫虫,你现在集中注意力开车,我们俩的安全和你这辆德国原装宝马同样重要,回家后我会让你满意。”昆虫立刻喜上眉梢,他迫不急待的说:“一兵哥,我无法再忍受等待一个多小时的开车时间,我现在就想和你做爱。”
昆虫把车拐进附近的一片香蕉林,停好车,两人一起下车进入后座。以前该说的情话,早在网上重复过了。一兵先帮昆虫把衣服脱光,再把裤子和内裤脱掉。一兵一向认为自己的身体很棒,没想到小虫虫也很强壮,胸肌饱满,皮肤光滑,完全不比体操运动员逊色。他一头才染的棕红头发向烈火一样耀眼。一兵和他深吻了几分钟,再搂着摸玩了一会儿。昆虫也套弄一兵的阴茎,由于紧张和兴奋,鸡鸡早已弯翘竖起,立马坚硬。昆虫用手轻轻撸动了几下,低下头就要含进嘴里。一兵眼急手快,一手托着他的下巴,说自己准备了套子,昆虫说自己不喜欢套子的味道,还说咱俩在网上聊天时你说过不喜欢戴套子口交。
昆虫开始舔嗜,一会儿上下开弓,一会儿左右横舔,好象G片里的沙场老将一样发出催情的浪叫, 安静晃动的宝马车里传来一兵的舒畅喘息,与小虫虫的呢喃如同二重唱。一兵的一只手不停抚摸他发育成熟的肌肉,另一只手则握着硕长的毛毛虫撸动,小汽车的减震弹簧摇晃得十分猛烈,两人如荡秋千一样飘逸刺激,小汽车里做爱真是一种别具一格的享受。
摇晃了半个多钟头,昆虫要一兵展示一下在军舰上常玩的做爱姿势。于是一兵把昆虫抱过来按倒在座位上,仿佛把他固定似的。先在龟头上及昆虫的后庭口抹了一些润滑剂,三角腰一挺,紧紧地顶着小虫虫,然后将鸡鸡慢慢推到底。昆虫在一兵进去的时候身子一紧,抱着一动不动稳固了两三分钟,然后才开始慢慢地抽动。
小虫虫的呻吟越来越大,一兵干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使劲。由于两人都比较高大,再把小虫虫挪到中间座位上斜躺。小虫虫的两腿分开夹绕在他背后,两手抓着他的肩膀,他的两腿分开跨在座位前,弯腰站立,两手把住前座椅的护头位,腰杆用力,同时手也用力,加大抽插的力量。小虫虫爽得胡言乱语,浪叫不断。他接受年轻军官的一次次猛烈撞击。军舰上事事讲标准,一兵保持每秒一次的抽插运动,他的头就死劲向后仰,嘴巴微张着一边喘气一边呻吟。一兵松开把着座位的手,抓住他的手,在小虫虫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抽动了一两百下,另一只手使劲撸动小虫虫的毛毛虫,不一会小虫虫就射了。一兵压着他,使他更大程度地仰着,吻他的脸和脖子。如果窗外有人看到这样的情形或拍下照片,任何人都会认为是一桩暴力强奸行为。
休息十来分钟左右,两个裸男喝了点饮料,一兵的鸡鸡依然坚硬无比,昆虫说,兵哥,你把我压迫得太爽啦!现在让我来为你打手枪,把你的牛奶挤掉。昆虫坐了起来,一兵横着半躺。他先用湿纸巾把一兵的鸡鸡擦净,然后疯狂上下撸动起来。昆虫用力过大,险些折伤了兵哥的肉棒,一兵疼得的大叫了一声:“小虫虫,你手脚轻点,你想把你兵哥的鸡鸡折断啊?”昆虫连忙解释说用力猛了点,自己盼了一年多的大家伙,喜欢还来不及,哪敢让它受伤?昆虫似乎很享受为兵哥打手枪,又撸动了近十分钟,一兵终于一泻千里,头两三波焰火般地射到了汽车顶上,射完后两眼半闭,无力瘫在座位上。昆虫连忙把他搂在怀里,让他喝了一罐德国啤酒。两人缠绵地躺了一刻钟, 下车穿衣服裤子。一兵接过车钥匙,神气开着德国宝马,沿海边公路返回深圳。
《strong》横岗风光 溪谷二虎 《/strong》
深圳横岗圆山风景区,老虎沟瀑布一片青翠的竹林里,没有传说中的老虎,只有两具健美裸露的男体。海海和昆虫搂着热吻,两人都半闭着眼睛,四只手互相摩挲。这对网友钟情大自然,喜欢做稀奇古怪的色情白日梦,更渴望和熟悉的男人的陌生男体欢乐风流。
海海的头发在山风中飘拂,他用手整理昆虫的棕色染发。昆虫仰起头,将自己暴突的胸肌向前贴紧,挺起的鸡鸡顶着海海的阴毛,顺手握住两根几乎同样尺寸的鸡鸡抚弄。海海以静制动,紧紧搂着昆虫亲吻,他的舌头捣进了昆虫的口腔,尽力在里面搅拌。昆虫的头往侧偏,死死贴吻他的嘴唇。
拥吻累了才松开喘气,海海用他那男低音的浑厚嗓子在耳边细语:“舒服吗?小虫虫,这里的风光真美,和几千公里外我老家的千山风景区几乎没区别。”海海的手扶着一棵青翠挺拔的楠竹,看着充满魅力的昆虫。温存地为他打飞机。昆虫仰靠着巨大的楠竹,随着海海撸动的动作起伏,竹子随之动荡不停,发出沙沙的声音,竹子的顶部剧烈摇晃,凌乱的竹叶飞舞飘落,在卷起的山风里,出现诗人都想象不出的浪漫景致。
昆虫美得闭上眼睛,享受海海的手上温情。海海被昆虫的迷人表情与受过模特般训练的举止所迷惑,同时被他身上散发的麝香味所引诱,强烈的征服欲望渐出苗头,海海忍不住为他口交起来。他想让小虫虫体会到这一两年来,多角网恋的心思没有白费,以往的玩笑和暗恋全都在此时了结兑现。近处鸟鸣蛙叫,两三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偶尔经过,那种天人合一的感受,是无法用语言来加以描绘。
“噢,海海,我的情哥哥,我扛不住了!要射了,高潮来啦!”昆虫有些紧张,从海海嘴里拔出鸡鸡,乳白色的精液喷薄而出,一波又一波地射落在遍地竹笋的土地上。昆虫天真地问:“海海哥,几天几个月后,吸收了人精的竹笋长大,会不会变成半人半竹的妖怪?”海海说不会,他让昆虫蹲下,将自己的鸡鸡插到昆虫的大嘴巴里,两手各抓住一米开外的两棵幼竹子,如同嗜好SM被捆绑吊打的Gay片角色,模仿得惟妙惟肖。
昆虫的口交动作越来越激烈,两棵楠竹剧烈抖动,引发周围一片片竹叶飘落。两人像争夺地盘的恶斗老虎。海海放开喉咙的狂吼浪叫如同发情的老虎,山谷里响起五重六重的回音。不知情的游山者,还以为真的是猛虎下山。昆虫疯狂地舔嗜着海海的鸡鸡,不时玩弄他的阴毛和蛋子。再划过他的乳头、会阴和臀部。他转而低哼了几声,痒痒的挑逗和酥麻感觉终于将他推到高峰。昆虫吐出鸡鸡,狂怒的精液射在青青翠竹上,顿时出现一青二白的奇观,竹杆象一棵流乳液的橡胶树。
海海仿佛还没完全尽兴,他一个虎跳扑上来,抱住昆虫狂吻,刚刚射过的阴茎还没有完全软下来,坚强地顶在昆虫的鸡鸡上。鸡鸡的龟头上还带着滑滑的精液,直直翘着,调皮地一抖一动,彼此大笑不已。
两人裸体走到老虎沟瀑布的山涧玩水洗澡,就像初尝禁果的青春少年,互相吸引的新鲜感没有消逝,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地性交,享受着肉体的快感和网友会面的性欢乐。在长满青苔的巨石上,他俩赤裸相拥,交颈合欢,两对长腿交叠一起,万分满足地午恬小睡。
王维知道一兵有喜欢开车的爱好,进入楼下车库,爽快把汽车钥匙给了一兵,一兵高兴地楼住王维,送了一个响吻。奥迪沿着深南中路转入皇岗路,经北环大道开进北郊的银湖水库。在一片几乎没人打扰的花草地带,王维让一兵停了车,取下啤酒和卤牛肉。
绿茵如毯的大草坪旁边,盛开各色鲜艳的花朵,宛如烈焰一般绚烂耀眼,环绕周围的绿色丛林轻轻摇曳,仿佛向两人发出此地就是露天做爱乐园的信号。两人心照不鲜,脱下衣服。王维首先脱得精光,衣物凌乱地仍在草坪上。一兵脱到内裤时动摇不定。他老想到自己是现役军人,脱下了又穿,穿了又脱,反反复复,犹豫不决。王维等不急,象饿狼一样扑上去,剥下一兵的军用内裤。好奇的王维,把一兵的军人内裤捧到自己脸前,舔了又舔 ,闻了又闻,一付陶醉的样子。然后把它搭在美人蕉上。这条军人内裤象一面激发性欲的旗帜,在花枝上迎风飘扬。
两具健美的裸体坐卧在草坪上,猜拳罚酒,大块吃肉。野餐之后,一兵枕着王维毛茸茸的大腿躺了下来。王维对男人的皮肤极为敏感,鸡鸡一下勃起,如同整装待命的一挺高射炮。一兵笑起来,维哥呀,世人都说当兵的骚,你比当兵的骚十倍都不止。
王维色迷迷地摸着一兵被啤酒染红的脸蛋,轻轻拔了几个脆萝卜。搂着一兵的头,又狠狠吻了几下。一兵原本白皙的皮肤经过上个月外出执行任务,变成了古铜色。性感诱人的发达胸肌上那两粒棕色乳头明显突出,王维亲舔一粒,用手捻弄另一粒。小耍够了,让一兵玩他。
一兵让王维躺下,软软的鸡鸡对着王维的鼻子,将自己的下身反扑在王维英俊的脸庞上,让阴毛覆盖摩擦他那粗黑的眉毛,再用软鸡鸡同时摩擦他的鼻子和嘴唇。王维从未经历过这种西洋式的软鸡鸡按摩,爽的手脚乱蹬乱动。他干脆张开血盆大口,一口鲸吞一兵的软鸡鸡,紧闭双唇不松口。一兵顿是象中了魔法,鸡鸡神速膨胀,转眼竟把王维逼得呼吸不畅,咳嗽连连。王维差点发脾气,但立马明白是自己造成的结果,转怒为喜。用舌头去舔嗜一兵的龟头和马眼。一兵有些吃不消,大声浪叫起来,如蟒蛇一般的扭动着身躯。他抓住王维的鸡鸡和卵蛋袋子使劲搓揉,强烈的肉欲刺激在王维的全身辐射,激励他的口功更加出色。一兵美得呻吟乱叫,喃喃念道,维哥,你的功夫太高强了,兄弟我快要爽死在你身上啦。你比我的战友玩得高出一筹,你真的让我爽翻了天。
王维舔嗜够了,又把一兵的鸡鸡捧在手里欣赏,一兵故意让它一跳一扬的,好可爱的军人家伙。我王维当年想当兵,家人不同意,被强迫去上大学,失去了当兵的机会。而今阿兵仔就是我的玩伴,品尝了军人的鸡鸡,没当兵的遗憾就一笔勾销了。王维又重新把他的鸡鸡含在嘴里,用舌头点击龟头的敏感部位,冒出的淫液柔滑着龟头,在舌尖下滚动。
王维顺手摘下一朵杜鹃花,把花插入马眼。暗红的鸡鸡和紫红色的龟头如同挺直的蛇身花瓶,美丽的鲜花亭亭玉立,鲜红欲滴,美兮艳兮,酷似法兰克福花展上的“美男艺术性幻想”的主题作品。一兵被王维的艺术创作震住了,只见王维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张开他的性感大嘴,把刚刚创作完成的“人体花卉”作品予以毁灭,将鲜花吞食下肚,让深圳永远缺少这样一幅伟大的艺术作品。
王维本来就是一个现代派画家,他的抽象派怪诞绘画以丰富的想象力引起了欧美的收藏家和画廊的注意。深圳没有人捧他,但海外华人知道他,他的作品时常出现在柏林,慕尼黑,米兰和纽约的展厅和拍卖会上。当他和一兵做爱的时候,艺术幻想和情欲一步步冲击他的思维。他无法克制从身体里产生的炽热情欲,渴望军人来匹敌或征服他。他倒在草地上,摆成一个太字,仰看着一兵,眼里露出不加掩饰的性饥渴之光,六罐啤酒的威力染红了他清俊的脸颊,兴奋中全身发热,他引诱着一兵溶进他的身体。
一兵抹上了润滑剂,拉高王维的腰部,让他的臀部高高翘起,下身向上最大限度地弓起,使自己能深入地撞击。翠绿的草坪和王维的健体黄绿相应,盛开的鲜花发出阵阵欢爱的淡香。一兵轻轻地进入了王维的身体,他由慢向快地逐步加速。王维要求来点猛的,一兵加大动作,每一次都猛烈的顶入,深入直肠,感受到了蠕动肠子里的温暖缠绵,在草坪上,鲜花中做爱比床上更富有情趣。周围的美景和彼此的魅力如坠云端般地陶醉。一兵一边抽插一边抚摩王维的腿毛,王维让一兵再猛点,并死劲夹住一兵的腰杆,口齿不清地说:“一兵你真棒,猛劲已经够了,但缺少温柔和技巧。一兵我求你退伍吧,到深圳来工作,和维哥我一块生活。我迷恋你穿军装的威武和严肃,更欣赏你脱光了之后的猛劲和淫荡。”一兵的呼吸粗了起来,下身抽插加快,快感如电流般窜射至头顶,冲击四肢。在野兽般的嘶吼中,浑身战栗狂抖,一股股精液射进了王维的身体。
一兵满足之后,王维站起来,把一兵的头按到自己的下体上。一兵叼上王维的鸡鸡。早就要射而没有射出的鸡鸡受不住一兵的舔弄和撸动,一阵暴风雨般的亢奋刺激,终于一挺一挺地射击,一股股粘稠的精液从马眼喷涌而出,射进一兵的口腔。一兵不喜欢吞精,全都吐了出来,吐在鲜艳的美人蕉和罂粟花上。精液合成一兵的唾液,花瓣上顿时被赋上了色情的意义。王维顿时又获得灵感,立马拍了好几张照片。
《strong》大梅沙滩 浪潮叠起《/strong》
丽日蓝天下的大梅沙呈现东北人惊叹的热带风光,高大的椰子树成排成行,偶尔几棵歪斜成趣,向人们展示经历过强劲台风嗜虐后不屈不饶的向上精神。拈花是海海在“七风”里结交最铁的网友,互相嘻笑怒骂,挑逗调情。转眼两年,才见到了虚拟网络里付出了大量真情的网恋情人。
两人赤足,踏着海边的细浪漫步聊天,在一个偏僻的海弯停了下来。海海舒展地躺在细白的沙滩上。拈花观察到四周无人,首先脱光了自己,然后赤裸地倒在海海的身体上,他像细剥一枚新鲜的荔枝,一点一点地脱下了海海的体恤衫、解开皮带,脱下牛仔裤。最后扒下海海的克莱茵子弹内裤,轻轻理着海海茂密黝黑的鸡鸡毛。用手指一蔟蔟分开,小心地搓揉软软的鸡鸡,拨扯包皮突出龟头,然后将舌头沾了上去,轻轻舔嗜。
这样的口交非常简单刺激,文学地带的男男作品里,许多写手都不厌其烦地详细叙述过。相互网恋的信息交换里,海海和花花不止一百遍地重复过“我要把你舔得爽歪歪的!”当性幻想化为现实之后,享受这样的性交意味深长:这是一种痒到骨椎里的兴奋剂,也是一种酥麻到每一根汗毛的催情丸。拈花的舌头以海海的鸡鸡和龟头为重点,不时扩展周边范围,细心舔嗜睾丸袋和阴毛,舔嗜鼠溪沟和密纹紧闭的后庭。
情场高手海海从未遇到过如此周到的性伴侣,他激动得叫起来:“花花,海哥我首次享受你的性爱,你真的让哥哥爽翻了天!知我者,花花也。”海海之所以发自肺腑的感叹,是因为他曾产生过后庭被舔的性幻想,在上海和无锡出差玩MB时,曾提出加钱让鸭哥舔嗜,可惜被婉言拒绝。
海海的淫液徐徐冒出,润滑着拈花的舌头,同时也润滑着与鸡鸡有关的卵袋子和阴毛。兴奋使淫液分泌不停。拈花的舌头飞快地一伸一缩,他知道海海最喜欢的性交乐趣就是被舔嗜,他明白海海最敏感的情欲地带在哪里。这一切都来自网络,海海对他没有丝毫的隐瞒。拈花在舔嗜的同时,双手搓柔海海的乳头和喉结。海海没有多余的花样动作,他一直握着花花的鸡鸡慢慢撸动。拈花的动作越来越大,他停止了口交,一手死劲撸动海海的鸡鸡,再把一个指头干插进海海的后庭。海海嚎叫两声,精关大开,股股精液飞泄而出,全部射到自己的肚皮上,在阳光下照耀下闪闪发亮。
海海心满意足,搂着拈花一起下海游裸泳,游了半个多小时,拈花建议上岸用清水淋浴,然后继续坐在海边晒太阳。两人互相涂抹防晒油,拈花提醒海海,自己还没有满足。想和海海玩69。他直躺在沙滩上,海海反扑到他的身上,叼起他软绵的鸡鸡,把自己的鸡鸡喂进他的嘴里,两人一经刺激,都硬勃起来,彼此深情地舔弄,内心的欢乐与身外阳光融为一体。拈花的鸡鸡散发着浓郁的雄性气体,冒出的淫液咸咸的,带有腥味。他的两粒卵蛋一大一小,阴毛有些发黄,如果不是特别了解拈花,还以为他是新疆维族人。
拈花被海海弄得大声地呻吟,浪叫声传得很远。在空旷无人的海滨沙滩没人能听见。大梅沙是露营海景休闲地,如果在周末与假节日人满为患。此地远离中心设施,方圆两三里之内没有游人。花花由浪叫变成情话:“哥哥抱紧我,快把我的精子水放掉!我和你网恋两年,一直在梦中和你性交,你这根鸡鸡和我想象中差不多。你在深圳期间,我要和你每天打次手枪,让你的性爱伴随我的真情。只要你把这几天给了我,不管你和多少男人做爱和相恋,我都毫不在乎。
两人换为侧身,鸡鸡在各自的嘴巴里进出。每一次进,激情的欢乐在血液里奔腾;每一次退,都活泼得痉挛跳动,随着双方激烈的动作,如同旁边的海浪一样铺天盖地而来,那欲望的火花燃烧成燎原的狂焰。两人心心相印,配合默契,几乎同时射谢。大梅沙的阳光,沙滩和海水作证:做爱能巩固将来的友情。网恋是柏拉图式的纯精神爱,见面做爱之后,弟兄间的感情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里程。

《深圳激情Gay故事: 帅哥的野外炮战》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